Page 57 - 201302
P. 57

晒·偶得





















 水灌满稻田,4人聚于田头石板,酣酒畅饮。怀着征服自然的快  气生财、惟仁者寿、难得糊涂”的旷达人  马自珍为妻——一个貌似荒诞的故事,           忠实、韩少功、阎连科、马原、莫言等作
 感与对丰收的希冀,花嫂醉了,3个男人也一个个烂醉如泥。  生智慧与处世哲学。      以这种离奇的、带有浓重神秘主义与玄                 品中对神秘现象的文学化表述,都是在
 值得玩味的是:在这个短篇中,晓苏一改从前多个作品中较  很显然,小说家是想借用偏安一隅  幻色彩的笔触,慢慢铺陈开来,将历史的               有意无意将探索人生的笔触深入到神秘
 为直接的对“Sex”的浓墨重彩的描写,转而用含蓄的笔触,写  的油菜坡里“贫贱夫妻万事足”的小故  波诡云谲、人生的变幻莫测、世事的冷淡          学问的玄妙世界,以实写虚,试图突破现
 出了农人对土地深沉的爱,对卑微者患难相搀、共济危困的美好  事,来试图对抗某些被金钱物欲遮蔽了  荒诞、命运的捉弄乖张,血淋淋地一股脑           实主义的天地,天马行空,赋于流形,以
 德行的褒扬,对打工浪潮席卷下分居城市农村两地的农民夫妻  的过分物质化的婚姻——对世外桃源的  暴露在了咱们面前。好在,面对亲姐夫死            期臻达造化之奇,归入神化之境。
 生活名存实亡现象的忧虑,对底层民众生存压力的不堪重负与  向往,对柴米夫妻的羡慕,对男耕女织生  不瞑目的亡灵,朱南山终于“良心发现”,             油 菜 坡 是晓 苏 文 学 创作 的 典 型 环
 生理饥渴的无以排遣所寄寓的深切同情与爱莫能助。很显然,  活方式的固执,对农耕文明的呼喊,对田  忏悔罪愆,作恶的灵魂,有“善”的光芒,          境,地处巴楚交界,山高路陡,沟壑纵横。
 编辑一承《花被窝》、《留在家里的男人》等作品的温暖主义风  园牧歌的守望——这一切,都构成了晓苏  投射进来,方得以丁点儿喘息与片刻的安          这儿,既有千年浪漫楚风的火烤烟熏,又
 格,尝试着有意识地在回避“用身体写作”的套路,转而向着含  “油菜坡”、“温暖叙事风格”的基本情  宁——这样,小说家就用这个怪诞的、鬼          有巴蜀瑰异奇诡之气的日月浸润。相对
 而不露、只可意会、无需言传的新的风格在悄悄转变。整篇小说  愫。            神附体的、具有鲜明拉美魔幻现实主义                 闭塞的地理位置,厚重淳朴的民风,为坚
 语言平实,不事声张,波澜不惊,娓娓道来,丝丝温暖与淡淡忧  而小说《让死者瞑目》讲述的则是一  与东方神秘主义风格的笔触,无情地鞭             守、保存农耕文明,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地
 伤充盈其间。  个解放后土改时期发生在油菜坡上的一                   挞了政治格局变动中人性的幽暗与险恶,                理与人文土壤;这里,满山满坡金黄灿烂
 咱们再来看看《回忆一双绣花鞋》。这个短篇讲述的是一个  起被错划为地主、含冤饮恨、至死也不瞑  让受害者在饱经人世沧桑、死也圆睁着             怒放盛开的油菜花,为作家的“寻根文
 “相濡以沫”、“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的温暖而浪漫的故事。  目的乡下老人的悲凉故事:   双眼的巨大的不甘之后,最终哪怕只是在                学”提供了芳香的花粉;同时,空灵的、玄
 石匠温九刚刚过完70岁的生日,他的老伴金菊就急不可  “我”是一个接生婆,同时也是一个  “道义上取得了一丝儿胜利”,也终于死               妙的、怡然自得的、安天乐命的民间学问
 耐,催促温九讲出22年前那个关于由一双绣花鞋所引发的“猫  专事临终关怀的人。“我”的任务,就是  而瞑目,笑饮黄泉了。在小说的结尾,在刘         传统,又为小说家向着“神秘主义思潮”
 儿偷腥”的风流故事。丑事重提,令温九尴尬不已,遂极力搪  让“油菜坡”上每一个行将逝去的人能够  元福终于闭上了双眼之后,作家写下了这           不断开掘储备了丰富的矿藏——“借神
 塞。却终于是推不过老伴的固执与好奇,于是,温九只得将那段  “死而瞑目”。围绕地主刘元福的死,以  么一句话:“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窗          秘之口,吐老实之言,叙温暖之事,彰人
 风流韵事和盘托出——按常理,稍有羞耻之心的犯了作风问题  及让他能够死而瞑目,“我”和刘元福的  外的鸡叫。新的一天已经来了。”——小           性之光”,七十二变孙悟空,晓苏,你可真
 的男人,“打死也不会说”出自己的风流事;凭心而论,略有自尊  儿子刘开荒以及刘开荒的舅娘马自珍都  说家孤傲而固执的信念,再一次辉映了亘          不简单!
 心的女人,既然猜忌自家男人犯了“那种事”,一定是不依不饶,  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花钱、换屋、祈祷,招  古不变的真理:“善终将战胜恶”——这
 打破砂锅问到底,查个水落石出的,不醋罐子翻天那才怪哩。可  数用尽,却收效甚微。最后,马自珍的老  也正是这部短篇小说所冀望表达的浩长                                 手机网赌app总企业巡视组
 金菊不。48岁的温九当初既不肯说,她也不明着深究,只将淡淡  公朱南山终于获准来到了死者刘元福的  主题!
 的醋意累积,约定在22年后,老公过完70大寿,才责其兑现22  跟前。抽丝剥茧,冤案回溯,字字如刀,刀  晓苏  鲁迅 先 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写
 年前的承诺。真相大白,情敌终于查清。金菊反倒淡然,十分平  刀见血,鲜血淋漓:刘元福土改时期,为  1961年生于湖北保康,  道:“中国本信巫。故自晋迄隋,特多鬼
             1983年毕业于华中师
 静地接受了“老公曾经出轨”这一事实。  什么会被错划为地主?自己辛苦劳作一  范大学中文系。1985年  神志怪之书”——从尼采的唯意志论、
             开始文学创作,已发表
 为渲染两位老人幸福的晚年生活,小说家精心安插了一个  砖一瓦堆砌起来的村东头大屋为什么最  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弗洛伊德的精神分
             作品400余万字。蝉联
 叫做“福娃”的“第三者”,代表编辑进行了三次貌似漫不经心  终会落入贫农马自宝之手?这一切惊天之  三届“湖北文学奖”,获  析学说、梅特林克和叶芝的神秘主义诗
             湖北省第四届“文艺明
                                                                                                        参考文献:
 实则起到“画龙点睛、一语道破、卒章显其志”重要作用的评  问,都由同样已是风烛残年的刘元福的  星奖”、第六届屈原文  学,再到拉美魔幻现实主义代表作家加    晓苏:《回忆一双绣花鞋》,载于《钟山》2012年第6期
 论。  小舅子朱南山揭开谜底:原来是马自宝与  学奖,首届蒲松龄全国          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 独》和路易                               《小说月报》2013年第2期转载
             短篇小说奖。现为《语                                                           晓苏:《让死者瞑目》,载于《福建文学》2013年第1期
 福娃由温九与金菊老两口恬淡自得、令人艳羡的幸福的晚年  朱南山为达一己之私,狼狈为奸,不惜嫁  文教学与研究》、《文学  斯·博尔赫斯的《圆形废墟》”;从中国古             《小说月报》2013年第3期转载
             教育》刊物主编。华中                                                                晓苏:《花嫂抗旱》,载于《作家》2013年第2期
 生活,对称出自己父母晚景的“寡淡无味”与“了无生趣”,实际  接陷害使然。阴谋得逞,前者窃据了刘元  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典文学的六朝志怪、唐宋传奇、《聊斋志            《小说月报》2013年第4期转载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
 上是想借机传递出小说者“美在发现、福在创造、知足常乐、和  福的房产,后者如愿娶到了马自宝的妹妹  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  异》、佛门故事,再到当代作家贾平凹、陈           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年版,第29页
             会会员。
 54                                                                                                            55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