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49 - 201505
P. 49

46                                                                                             他乡 / OVeRseas
 四方






 Lost in Cambodia
 柬囧
    -  Travelling

 文 | 孙径舟







 014年年底的某一天,我和闺蜜二牛、Kaylee
 2 在微信八卦时突然提起马上元旦了,要不要趁
 小长假出去放松一下,然后5分钟之内就定下来目的
 地:柬埔寨。时间紧,假期短,周边国家中对中国公
 民开放落地签的柬埔寨最合适不过了。咱们这三傻
 兴高采烈地憧憬着这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神秘的崩
 密列、高棉的微笑,还有《花样年华》的结尾,梁朝
 伟尽诉心中秘密的吴哥窟旁的树洞。啊,一切都是如
 此符合一个文艺青年的幻想。岂不知等待咱们的将
 会是一路囧途。
 二牛是个精明热心的处女座上海女孩,热爱做计
 划和control everything,于是理所当然由她来做所有
 准备,包括订酒店、订机票和做攻略等等。我和kaylee
 基本就是甩手掌柜,就等着玩现成的呢。二牛建议
 咱们2014年12月31日在上海汇合,然后2015年1月1日早
 上一起从上海出发。31号晚上,我和kaylee从北京到
                                                                                                    ? 金色吴哥
 达上海,二牛打电话说刚跟同学聚会完,马上来跟我
 们汇合。然而一个小时之后,接到了二牛打来的“噩
 耗”:她玩的太得意忘形,竟然在下车时把钱包丢了!
 她的护照,和咱们所有人托她换的美金都在里面!报  酒店、攻略和地陪都是二牛订的,咱们不忍心打扰痛不欲生  是当初安吉丽娜·朱莉来拍《古墓丽影》时光顾过的  么,就又一起开出去了。原来是咱们的司机跟他的“同事”们问路,结果走
 警后本来警察叔叔已经立案要马上帮她找回钱包,但  的她。此刻我和kaylee就像在异国他乡跟妈妈走失的孩子一样茫  店,咱们两个灰头土脸面面相觑哭笑不得,点了两杯  错进了死胡同,其他人追过来告诉他。虚惊一场。当司机不解地看着咱们惊
 是很不幸,31日半夜时发生了著名的上海外滩踩踏事  然,不仅身无分文,连酒店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内心何止是崩  招牌鸡尾酒,一醉方休吧。  恐的眼神,咱们的心情——很复杂……
 故,所有警力都被调到事故现场,二牛的钱包在今天  溃。这时以前看过的一句“鸡汤”发挥了功效:“意外发生时,不  在首都金边,一切的脏、乱就这么赤裸裸地呈现  囧途的最后一天,咱们终于来到了吴哥窟,吴哥古迹的粗犷苍凉给我
 肯定是没希翼了。那一刻,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要抱怨,也许是上天想带给你多一点的风景。”咱们沉着下来,首  在你面前,没有任何的包装、没有任何的掩饰,人们  们以强烈震慑。有人说,吴哥窟里“高棉的微笑”是世界上最美最宁静的微
 经过多番挣扎,在凌晨2点咱们终于向命运低  先去兑换货币的地方换了美金,然后狂翻咱们仨的微信群组聊天  的生活却又是那么的真实,这种真实让我和kaylee  笑。吴哥巴戎寺一共有大大小小54座神塔,每座塔的四面都刻有不同笑容
 头,接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这时已经距飞机起飞  记录,找到二牛曾经发过但咱们并没在意的酒店名称,马上打车  心里还是蛮忐忑的。有一天晚上打tuk-tuk车回酒店,  的佛像,每一座佛像的笑脸都是以吴哥国王阇耶跋摩七世为原型而建的。
 只有不到6个小时了。二牛没有护照肯定是去不了了,  先去酒店落脚再说。在去酒店的路上,我又用手机联系某宝网站  明明5分钟的路程,司机找了1小时都没找到,那时已  好像无论走在哪里,都有一双微笑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时空仿佛在这里停
 我和kaylee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在两眼一抹黑的情  客服,让他们帮咱们联系已经预定的司机,尽快来酒店跟咱们汇  经晚上11点了,一开始我俩还没觉得什么,但是眼看  滞,化成了永恒。
 况下,按原计划奔赴柬埔寨。  合。就这样,初入柬埔寨的囧境暂时被咱们化解了。  着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咱们有点着急了。这时司机  咱们悠然地欣赏吴哥的日出日落,在烈日下手脚并用地爬上高高窄窄
 5个小时后,我俩身上没有一分美金地站在了暹粒  当时我天真地以为一切困难都结束了,没想到接下来的旅  停下来跟几个tuk-tuk车司机用当地语言说了些什么,  的台阶,又小心翼翼的下来,伸手触摸那些年代久远的雕塑,在偏僻的寺中
 机场。咱们本打算出关后马上就在机场兑换美金,没想  行一直是一个大写的囧字。咱们去的时候正好赶上跨年,新年  然后突然往一个小胡同开了进去,后面那些司机不  小憩,抬头仰望那些长在寺庙之上的苍天大树,在树荫下喝冰镇柠檬甘蔗
 到负责检查咱们护照的海关人员一直磨磨蹭蹭不给我  夜整个暹粒都陷入了狂欢,满街拥挤的人群像沙丁鱼罐头,巨  一会也紧跟着开了进来。我俩觉得有些不对劲,当看  汁,坐在tuk-tuk上吹着小风,又或者只是随便找个地方坐下静静地发呆。
 们护照,左顾右盼地嘴里念着:“美金。美金。美金。”  大的音响用最大的音量放着柬版农业重金属,所有人都high爆  清了那个胡同是一个死胡同的时候,我俩差点哭了  囧途虽囧,但也有吉光片羽的欢愉,不期而遇的惊喜。也许,这就是旅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在祖国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了。我和kaylee被人群挤来挤去,一度走散,还被互相投撒彩色  出来。脑中只有一个想法:完了完了,死定了!No zuo   行了。
 啊,海关人员竟然公开索贿!我表示咱们没有美金,对  面粉庆祝的年轻人“误伤”,从头到脚没一处干净的。我俩最后  no die,why you try!当咱们已经准备进行殊死搏斗
 方又用普通话念:“人民币也行。人民币也行。”我囧。  好不容易在一个酒吧汇合了,意外发现这家“The red piano”竟  的时候,后面追上来的“同伙”跟咱们的司机说了什              手机网赌app装饰集团

                                                                                                                 47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