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54 - 201505
P. 54

52 52
      身边


                  When They Were Young                                                                                                   题;这一守,就是九年。
                                                                                                                                             ——青春夫妇每年要“跑”1万多公里的路程守
                  寻访青春的足迹                                                                                                                水、巡渠、护林。马已经换了两匹,摩托车骑坏了两

                                                                                                                                         辆。
         -  Around
                                                                                                                                             ——青春还坚持每天写“守水日记”,详细记录
                  文 | 陈锐军                                                                                                                每天的河流流量和河水流速,填补了别列孜克河水
                                                                                                                                         文记载的空白。
                                                                                                                                             ……
                                                                                                                                             李青春的故事,看起来平淡无奇,可是把青春献
                                                                                                                                         给兵团,大漠深处,一守就是九年,恐怕并没有几个
                                                                                                                                         人能坚守得下来。青春夫妇是如何坚守的?
                                                                                                                                             问及此事,青春的回答很平静,一如往常的简
                                                                                                                                         短:“习惯了。”“这工作总得有人干”。“只要需要,我
                                                                                                                                         还要继续干下去”。“值了,那么多荣誉,北京都去过
                                                                                                                                         了”。这简短的回答,却让我忍不住鼻子一酸。
                                                                                                                                             你每天的主要任务是什么?青春回答:守水、管
                                                                                                                                         水,根据团里的需水量,调节水闸;巡渠,防止溃堤;
                                                                                                                                         护林,防止火灾,就这几件事。
                                                                                                                                             李青春一天的工作,看似非常简单,却饱含着常                                           ?? 干打垒的旧水站如今只能作为羊圈了
                                                                                                                                                                                                                         ? 李青春夫妇的羊圈
                                                                                                                                         人难以体会的艰辛。
                                                                                                                                             青春最忙碌的时期,是每年的四月,冰雪消融,
                                                                                                                                         团场开始了春耕,需要及时调节水量。而最难受的也
                                                                                                                                         是四月和五月。这里的水都是冰雪融化所得,四五月                         我在青春的房前屋后,看来看去,马匹、羊群、鸡鸭、菜地,
                                                                                                                                         份,北疆春寒料峭,河水冰冷刺骨。每次开关水闸,                     唯独缺了一样常人用来排遣寂寞孤独、看家护院的狗。问及青
                                                                                                                                         双手都要在刺骨的冰水中浸泡半个多小时。青春的                      春,他的回答让我深感意外:不养了,不敢养了,狗在这里,太遭
                                                                                                                                         双手被冻得僵硬,一弯曲就钻心地疼。和哥哥青海一                     罪了!
                                                                                                                                         样,十指已经变形,也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                            这是什么样的环境啊?让主人觉得狗都太遭罪了?细问之
                                                                                                                                             除了忙碌和艰苦,还有极其艰巨的责任和各种                    下,方才了解到青春曾经养过的三条狗的悲惨故事。
                                                                                                                                         意想不到的危险。其中突如其来的洪水,导致堤溃                          青春曾经在守水站养过三条狗。第一条是大黄狗,曾经和
                  ? 编辑陈锐军与李青春夫妇在羊圈旁合影                                                                                                    坝垮,就是最大的危险。有一次顺水冲下的一棵大                      他相伴超过十年,忠实而凶悍。9年前,青春开始到龙口守水,就
                                                                                                                                         枯树,堵住了闸门,造成水位急剧上涨,如不及时清                     把大黄狗带来了。有它相伴,巡水也就有了伴儿。可是没有想到,
                                                                                                                                         理,大水就要漫上河堤,很有可能造成溃堤。危急时                     一次巡水途中,大黄狗一不留神,被马踢中脑袋,直接跌入激
                  越    野车在秋末冬初的晨雾中,穿行戈壁大漠,艰难                  着咱们。这里一年来不了几个人,得知有人来,便有了一份期待。                                              刻,青春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入3米多深的冰冷刺骨的                     流,青春骑着马紧赶慢赶也没有赶上。过了几天,才在渠水的一
                                                                  由于提前打了电话,李青春早早就守在家门口,远远地眺望
                                                                                                                                         河水里,夫妻两人使出浑身解数,连拖带拽,硬是把
                       前行。时而剧烈颠簸,时而侧滑漂移,不时还会
                                                                                                                                                                                     个回水处找到了大黄狗的尸身。夫妻两人非常悲伤,打捞起来,
                  被激起的泥水溅满车窗。昨夜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雨,小                    青春的话不多,但是简单、干脆、真诚,还有点冷幽默。当我和青                                              大枯树移到了岸上。除险之后,等到青春艰难地爬                      在一颗大树下掩埋了大黄狗。
                  路显得更加湿滑、泥泞、崎岖、坎坷。这是一条牧人踩                    春一起到他坚守的龙口、河渠,边走边聊的时候,两人之间很快                                               上岸,已经冻得浑身哆嗦,面色青紫,根本挪不动步                         没过多久,有人又送给他们一只狼狗。那是个冬天,它跟着马
                  出来的路,从公路边插进来,虽只有短短20公里的路,                   建立了信任。青春随即转入健谈模式。                                                          子。瘦小的妻子硬是把他背回家,发现青春开始发起                     爬犁一路小跑,从团部回到龙口。连续17个小时的路程,从来没有
                  可即使是熟练的驾驶员,开着性能不错的越野车,也                         ——从2006年起,李青春从已经守水17年的哥哥李青海手                                           了高烧。晓芸心疼地给他吃药、喝姜汤。高烧的青春                     经历过这份艰难的狗,又冻又累,体力明显不支。后来索性放在爬
                  需要耗时一个多小时。冬天只要一下雪,这条路通往外                    中接过使命,继续孤独地守护跃进龙口,保护着185团3000多名                                            昏迷了整整一天,才慢慢缓过神来,捡回了一条命。                     犁上,带回了龙口水站。没有想到,第二天这只狗居然累死了。
                  界,就只有靠马拉爬犁;走出去,平时几乎与步行速度                    职工群众的用水命脉,这个水脉来自别列孜克河。这条国际河流                                                   寂静的大漠里,经常要面对雷鸣电闪、山风呼                        第三只狗,名叫狮狮,从名字就可以想象它的威风。然而
                  一样,遇到暴雪,最困难时则需要17个小时。这条小路                   在我国境内有130多公里长,平均宽度20余米。由于185团和哈巴                                           啸、野兽嚎叫、山洪暴发。这些年,青春多次掉进激                     这只威猛的狮狮,竟然没有经过夏天的考验,被肆虐的“小咬”
                  通往跃进龙口,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师185团的水脉                   河县境内的数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全靠这条河流滋润,别列孜克                                                流,一次次经历了生命危险。                               (蠓虫)活活咬死了。原来,跃进龙口处于额尔齐斯河流域,与
                  所在。大漠深处的守水人,是185团的李青春、张晓芸                   河被当地人称为“母亲河”。                                                                  青春是条硬汉子,这些艰难困苦,他都坚强地                    拉丁美洲的AMAZON河、非洲的乍得湖、坦葛尔喀湖并称为“世界
                  夫妇。他们的事迹随着CCTV《走基层》专题节目《大漠                      哥哥在长期守水中,因为需要经常深入冰水中作业,得了严                                             挺过来了。可是,有两个问题,几乎不敢触及,一旦触                    四大蚊虫区”。这里夏天每立方米蚊虫可达1700只,每年六七月
                  深处守水人》广为传播。今天,我就是怀着敬仰和好奇                    重的关节炎。实在无法工作了,团里只好找人接班,怎么也找不                                               及,青春就忍不住心酸难过。这两个问题,一是狗,                     份,小咬蚊虫肆虐之处,鸡鸭狗兔全都不能幸免。刚来的狮狮,
                  的心情,专程探访这一对不平凡的夫妇。                          到愿意守水的人。这个时候,李青春自报奋勇,解了团领导的难                                               二是女儿。                                       就因为没有及时锁进密闭的房间,惨死于小咬之口。每次提到狮

                                                                                                                                                                                                                                        53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