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66 - 201602
P. 66

64      四方 /TRAVELLINGS                                                                                                                                                                        四方 /TRAVELLINGS             65




          First Arrive In Sri Lanka
          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文 - 徐晋琦







              016年1月11日,大年初四,咱们抵达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
         2 附近的班达拉奈克机场,未出机场便有“制服”有偿协
         助拖行李出机场。在兰卡“制服”推行李出机场可以不被开包
         检查,行李里带了几条烟的同事不禁喜出望外。机场外的斯里
         兰卡人同样喜出望外,纷纷向同事讨烟抽:“中国人,有钱、
         友善、有烟。”来兰卡前,听说一些当地人以坑中国人为荣,
         但我所见到公交车上的人、加油站的人、服务区的人都很友
         善,会主动向你打招呼和微笑。
             在服务区吃饭的时候,坐在旁边餐桌的一位妈妈和她的几
         个孩子一直冲着咱们指指点点,那份热情就像咱们是她失散多
         年的孩子似的,我回头跟她们笑了笑,她开口问我:“你们是
         亚洲人么?”我说是中国人。妈妈看着咱们说:“看你们也很
         像日本人或者韩国人。”
             咱们在夜里 12 点多抵达宾馆,宾馆干净到什么都没有,没
         有拖鞋、没有毛巾、没有饮水,也没有洗漱用具!同屋小胖很
         惊喜地说:“耶!这家宾馆是中国人开的,有被子!”what !
         有被子我难道应该雀跃吗?后来才知道当地人睡觉不盖被子。
         兰卡的宾馆里有一样东西是应有尽有的,那就是蚊子!是忍受
         着涂了大量风油精的熏陶生存,还是宁愿被蚊子咬到毁灭,这
         是一个问题。
             第二天没顾上吃早饭,咱们就坐上了从科伦坡赶往项目部
         的车,我负责坐在副驾驶用英语和兰卡司机沟通。很快我发现,                                                                                                                                                                                     兰卡的火车色彩妍丽
         如果我自认英语一般,那他的英语就是相当一般,一般对一般,
         交流如隔山!“你来比划我来猜”的游戏玩了一路。还好高速
                                                                       完善,暂住的屋子里没有空调,每日电扇转到我困                                    马路中间晒太阳扮拦路虎,那么后面的汽                 们的样子。可是头顶的猎户座虽清晰,                 走,推选为总统,而总理实权比总统大。
         路上基本没车,双向四车道显得格外豪华,以兰卡的经济水平
                                                                       得睁不开眼的时候,也就感觉不到热了。只是养成                                    车就只能老老实实地排队等着。                     心头的雾霾却混沌。抵达项目以来,我                 导致三股力量同时出现,老执政党、新
         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收回修路成本?在兰卡,行车一律靠左,
                                                                       了每天夜里必须起来冲个凉水澡的习惯,只有这样                                       项目部有条家养的罗威纳犬叫“奥                 一直在跑项目拌合站征地拆迁的事情,                 总统、现总理。在斯里兰卡,一块宝石
         方向盘一律在右,两车交会时沿路中白线擦肩而过。司机开车
                                                                       才能重新睡得踏实些。想起来之前,听人说斯里兰                                    巴马”,前几天一战成名。它把院子                   无论是业主还是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他                 能买房,一杯红茶加红糖,医疗教育都
         迅猛,下了高速都是小路,也照样不减速,我只好出了热汗出
                                                                       卡是印度洋上的一滴眼泪,画风唯美。来之后,我                                    里其他 6 只野狗的首领“拐子”咬跑后,               们的英语发音都和僧伽罗文字似的,带                 免费,穆斯林男人可以娶几个老婆自然
         冷汗。吃中午饭的时候司机坐在我对面,用右手的拇指、食指
                                                                       先哭出了眼泪,这里全年平均温度 28 摄氏度,一年                                 统领了全项目部的野狗,霸占了所有                   圈的,听多了就晕了。而且当地沿袭英                 也就有好多个丈母娘。当自然环境成为
         和中指抓菜往饭里摁,搅半天捏成一个小饭团往嘴里送。
                                                                       只分旱季、雨季两个季节,雨季一周下两次雨,一                                    母狗,威赫一方,傲然蔑视咱们这些                   国法律,土地私有力度强大到风雨能进,                生活,则生活环境必定不自然。兰卡的
             200 公里的路程足足开了五六个小时,一到项目部先来的
                                                                       次三四天真的不是传说。                                               远离家乡的单身狗。咱们只能自嘲,                   国王不能进的地步。给项目进展带来了                 物质条件十分有限,兰卡人民的生活还
         同事就给咱们讲院子里的猴子和眼镜蛇怎么不请自来,又多不
                                                                          兰卡的早晨百鸟齐鸣,天上各种鸟,房顶松鼠跑,                                 用了三十年努力,终于找到了除政策                   难以想象的困难。斯里兰卡劳动法对劳                 分外清苦。
         容易才把它们送走,听了让人惊心动魄。后来我亲眼看到过有
                                                                       水牛和妇孺一起在河里洗澡,空气质量确实比国内好                                   以外最好的计划生育方法,那就是做                   动者的保护也十分细致,希翼读透它,                     身为海外人,命有驿马,奔走天下。
         一头猪那么大的花蜥潇洒地随处溜达,稍小的灰蜥也差不多一
                                                                       太多。地上、墙上到处都是比黑蚂蚁大 3 到 5 倍的                                一个海外人。                             在项目正式开工后能派上一些用场。                  自然随遇而安,顺其自然,早起晨练,
         条狗大小,从此就养成了走路小心翼翼的习惯。
                                                                       红蚂蚁组团来参观,蜥蜴、臭鼬、野兔等动物更是具                                      夜晚透过斑驳的芭蕉树,我第一次                    兰卡当地政党花开两朵,公务员只                希翼回国时有个好身体,不辜负兰卡这
             项目部所在的小镇名叫“Angunakolapelessa”,周围有 N
                                                                       有主人翁精神,从来过马路如入无人之境。去海边的                                   感受到月是他乡明,头顶的猎户座和明                  履行公务,不加入党派,也不受党派左右。               么好的空气和阳光。
         个村子,咱们在其中一个村里安营扎寨。因为项目部临建还未
                                                                       路上孔雀比野鸡多,如果镇上的黄牛突然高兴了趴在                                   月异常清晰,就像我上小学那个年代它                  老执政党领袖培养的新人被另一党派挖                                            手机网赌app六局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Baidu
sogou